从最早盈利的网游公司,到电竞商业破冰

Allied Esports Smash+4+Nairo+Saga-2
发布于: October 15, 2019
编辑: Wendy Zhang

出走多年,归来仍是那个激情满满的游戏少年。

2019年10月5日,温哥华,GCFF国际金融投资博览会20周年会展现场,联众游戏前CEO伍国梁率领其新公司——联众电竞娱乐(NASDAQ:AESE)现身,并作演讲,吸引来一众粉丝。

对于90后、00后的玩家来说,联众听上去可能有些陌生,但对于70后、80后第一代互联网玩家来说,联众游戏代表着他们青春的回忆。

联众成立于上世纪1998年,它是中国在线棋牌类网络游戏的开创者,并首创与电信进行流量分成的商业模式。在本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破裂之时,联众曾是唯一获得盈利的互联网企业。至2003年最辉煌时期,公司独霸中国棋牌类网络游戏85%的份额。可惜,随后由于股权变更导致的战略摇摆开始下滑,很快被腾讯取而代之,丧失了休闲游戏平台第一名的交椅。

企鹅一统中国游戏帝国之后,伍国梁仍然带领联众不断突围,并于2014年6月在港交所成功上市。然而时也,运也,命也,因为国家对棋牌游戏政策的调整,联众又一次碰上了逆风。

看过往,这位联众前CEO身上多少带着些悲情色彩,然而,在会展现场聊起电竞和现在的公司,他依然激情满满,仍是往昔那个率真的游戏少年。

电竞产业,Huge Baby潜力巨大

但凡谈起电竞产业,资本大都是看着好好一大块利润却不知从何下口的感觉。受众群体是实实在在的,家里有步入青春期孩子的,更能直观地感受到年轻一辈对于电子竞技的热爱,但是如何将这一庞大群体转化为实质产出尚不理想。

在演讲中,伍国梁称电竞产业是一个“huge baby”(巨婴),因为其规模是巨大的,但仍然处于非常早期阶段,商业模式尚不成熟。

国际市场调研公司Newzoo新近发布了《2019全球电竞市场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电子竞技的观众总量将达到4.54亿人,比去年增长增长15%;产业营收预估近11亿美元,较去年上涨27%。到2022年,全球电竞用户的数字将达到惊人10亿人,收入预计达到18亿美元。

这一系列数字看上去非常诱人,但仔细研究一下,更能体会到“huge baby”的意思。电子竞技产业是以竞技类电子游戏为基础,衍生出的一个包含玩家、赛事及粉丝观众在内的庞大生态。同样是Newzoo发布的数据,2019年全球游戏市场规模将会达到1500亿美元,相比之下,电竞产业的11亿美元实在不值得一提。

再来看另外一组数据,大家都知道,电子竞技也是一项新兴的体育项目。事实上,电子竞技项目的观众数目已经可以比肩或超过目前主流体育项目。但是按照2017年的数据(如图),NBA赛事观众达到2.31亿人,平均每人创造的收入为35美元;而电竞产业每人创造的收入仅仅2美元。

Esports Momentum vs Mainstream sports
这两组数据的对比说明了电子竞技的两大特征:首先产业具有流量基础,考虑到观众年龄相较传统项目更为年轻,未来趋势非常乐观;但同时,电竞产业仍然由游戏产业主导,游戏运营商在电竞产业链上占据的话语权过强,说明产业生态尚未成熟。

正如上世纪互联网产业初始,资本都看到了其未来的潜力,但苦于没有可落地的商业模式陷入空转,导致了纳斯达克市场泡沫的破裂。彼时,在一堆互联网企业中,联众就是因为率先找到了商业模式成为率先盈利的游戏公司。而今,电竞产业正在等待着商业模式破冰者的出现。

联众电竞娱乐,游戏少年再出发

2014年联众赴港交所上市之时,A股正处于轰轰烈烈的创业板大牛市,在一批热爱电竞的富二代引领下,各路超级资本纷纷出手,对于兼具游戏、体育、娱乐的电竞企业给予了极高的估值。随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产值的提升速度赶不上资本退出的急迫,留下一地鸡毛。当然无论如何,产业向前的趋势不可阻挡。

作为产业先行者伍国梁,早期的坑他也都曾踩过,此次带队联众电竞娱乐(NASDAQ:AESE)再出发,正是要建设电竞基础设施,提升产业生态的盈利水平。

Allied Esports Entertainment logo

有了前车之鉴,与早前国内电竞侧重于单纯的赛事、战队及直播的发展模式不同,联众电竞娱乐参照美国体育娱乐的模式,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线上线下全方位电竞娱乐发展模式。

联众电竞娱乐旗下有两大娱乐品牌——联众电竞和世界扑克巡回赛(WPT),从这两大品牌可以看出公司的发展的两大方向。

一方面,公司拥有全球电竞场馆网络以及内容制作设施,通过整合竞技场和移动电竞大篷车,将全球的玩家、观众和粉丝连接起来。 2018年,联众电竞娱乐的旗舰电竞馆在拉斯维加斯开业。到目前,公司在全球共有11个电子竞技场所,第12家也将于近期在澳大利亚开馆。同时在欧洲和北美采取移动电竞大篷车的形式,拓展自身场馆覆盖度。这些场馆和电竞卡车既是游戏战场,又是每天的内容生成中心。

另一方面,公司将WPT多年运营扑克赛事的经验扩展至其他游戏,加强海外电竞赛事的运营。联众电竞拉斯维旗舰电竞馆开业后,举办的自有品牌的电竞比赛吸引了Ninja、Myth等美国最顶级的电竞主播参赛,制作的直播节目打破了Twitch的历史收视记录。

联众电竞娱乐的商业模式,解决了电竞产业快速发展后依然难落地的痛点,具有独特的引流作用,能吸引更多在线上消费的年轻用户来到传统商圈,进而能和商业伙伴们一起合作创造最大的商业价值,因此获得全球传统商业资本的青睐。

联众电竞娱乐的战略投资商包括美国最大的高端商场运营商西蒙地产(Simon Property),以及墨西哥最大的综合性商业集团萨利纳斯(Salinas)。

墨西哥萨利纳斯集团是墨西哥最大的综合性商业集团之一,业务涉及银行,零售,地产、娱乐、科技等各个领域,而Azteca公司则是墨西哥最顶级的体育电视台。根据双方签订协议,联盟电竞将为Azteca提供电竞内容的节目。

西蒙地产集团在全美有超过300家零售商业物业,在电子商务大潮的影响下,西蒙地产旗下高端商场受到了不小冲击,人流量减少,业绩下滑。 2018年起,西蒙地产与联众移动电竞大篷车项目进行合作,在西蒙地产高端商场进行多场电竞比赛,吸引大量美国用户现场参与,极大的提升了商场人流、促进了商场零售业务的提升。

联众电竞与西蒙地产的合作不断升级,目前已在12家西蒙运营的商场建立了联众电竞馆,同时,西蒙地产还冠名了常年举办的系列电竞赛事“西蒙杯Simon Cup”,并进一步战略投资“联盟电竞娱乐”,将合作从业务赞助上升到资本投资层面。

目前在美国,传统的体育娱乐项目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正在逐渐降低。号称美国第一大职业赛事的美国棒球大联盟MLB,主流观众年龄已经超过50岁。欧美商业企业正在积极寻求新的体育娱乐项目来吸引18-35这个最有价值的年轻人群。

联众电竞娱乐正是瞄准了这一空白,率先将新兴的电竞与传统商业融合在一起,某种程度而言,成为这些传统商业巨头几乎唯一的选择。当然,这一平台对于游戏企业的推广价值更不言而喻。

尽管联众的命运不免让人唏嘘,但无论如何不能否认其当初作为先行者的辉煌。从互联网到游戏再到电竞,伍国梁多年的经验,以及他沉浮至今仍然保持的一个资深游戏玩家的赤字之心,足以让他成为产业的破冰者。

免责声明:本文中介绍的公司是NAI Interactive Ltd.的客户。本材料仅供参考,并非旨在作为对购买或出售任何证券或金融工具,或进行涉及任何金融工具或交易策略的交易的推荐或要约或游说。

游戏 电竞 科技

Wendy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