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股票回购的风险集中爆发,巴菲特教你正确的打开方式

美国股票回购
发布于: March 26, 2020

在美国的商界、投资界以及政界,股票回购都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最近几年,上市公司热衷于股票回购,通过这种不必纳税的方式向股东返还现金,同时提升每股收益并展现管理层对于公司前景的信心,看上去十分美好。

不过,出于各种原因,美国总统候选人诸如伊丽莎白·沃伦和伯尼·桑德斯均提议限制或禁止股票回购。大多数公司的董事会,很明显,并不认同这种观点。

最近几年,有些公司定期回购股票,如今却陷入了现金短缺的窘境并宣布停止回购。然而,考虑到最近股市的暴跌,当前反而是回购股票的最佳时机。航空公司可算是糟糕的股票回购政策的典型,但这样的公司并不少见。最近,科技巨头英特尔Intel(NASDAQ: INTC)也宣布将暂停回购计划。

鉴于最近新冠疫情以及抗疫措施的最新进展,我们再回头看看会发现,巴菲特有关股票回购的平衡观点一直以来都是正确的。

巴菲特有关股票回购的观点

与其解释巴菲特以及他长期的商业合伙人查理·芒格有关股票回购的看法,直接引述他们的原话或许更为简洁明了。巴菲特在2020年2月写给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NYSE: BRK.A)(NYSE: BRK.B)股东的年度函中写道:

  • 在过去的报告中,我们对于股票回购合理以及不合理之处都已经进行了论述。我们的观点可以归结为一句话:伯克希尔回购股票必须满足以下两个前提条件,一是查理和我均认为股价已经跌破价值,二是回购后公司还能剩余大量的现金。
  • 内在价值的计算远未达到精准的程度。因此,我们两人都没有以95分的价格买入估算价值为$1的资产的紧迫性。2019年,伯克希尔的股价/价值等式有时处于适度有利的状态,因此我们斥资$50亿回购了公司大约1%的股份。
  • 长远来说,我们希望伯克希尔的股票数量下降。如果股价价值折扣(按照我们的估算)扩大,我们很有可能会在回购股票方面采取更为激进的态度。不过,我们绝不会去维持股价。

美国上市公司“作业”抄得如何?

股票回购政策不仅仅是政治问题,更是公司治理问题。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暴露出了某些上市公司在这方面存在缺陷,最后把自己逼到了窘境。虽说并不是所有的股票回购都不合理,但很多都违背了巴菲特这两条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原则:低估时才回购以及保留充裕的现金。

首先来说估值,每家公司评估自己价值的方式都不相同,但为了提升每股收益水平就无差别地定期回购既不明智,也不符合良好投资的逻辑。这更像是月薪一族购买指数基金。但是,上市公司并不是指数基金。

至于现金。尽管此前已经斥资$50亿进行回购,但伯克希尔的现金、现金等价物以及短期证券截至2019年末仍高达$1280亿。多年来,该公司的现金余额一直在上升,投资者也一直在关注这一指标。但是,正如巴菲特所说,“只有等到潮水褪去,你才会知道谁在裸泳。”伯克希尔充裕的流动性或许看上去像是在浪费资源,但该公司不会因为裸泳而出现失误。

就拿英特尔来说,该公司现在暂停回购的决定令人沮丧。公司去年注销了近5%流通在外的股票。过去12个月,英特尔创造了$169亿的自由现金流,这些现金不仅全部用于派息和回购,实际向股东返还的现金额为$192亿。那么问题来了,多出来的现金来自哪里?

来自资产负债表。我们首先要承认的是,英特尔的收入和净利润(不受股票回购影响的利润指标)过去10年一直处于上升趋势中,因此回购并非完全没有根据。然而在这一过程中,负债也大幅飙升,同时现金维持在相对稳定的水平。截至2019年末,英特尔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计$52亿,另外还有$78亿的“交易性资产”。虽说回购对于持股者来说是一个不错的红包,但做好现金储备以应对诸如当前疫情等不时之需将是更好的一个选择。这听上去像是事后诸葛亮,但商业和投资界都明白,暴风雨总是会到来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当市场出现剧烈波动时,正是买入的大好时机。

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一点,英特尔的股价在2月末创出新高后,过去1个月一度下跌了35%。结果却是,该公司宣布停止回购股票。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网络安全公司Palo Alto Networks Inc(NYSE: PANW)宣布将在当季实施总额$10亿的快速股票回购。该股股价较近期高点的下跌幅度高达50%。Palo Alto Networks也有失误的地方,但该公司至少向我们展示了如何正确地实施股票回购计划。

投资朋友们,千万不能忽视资产负债表

对于疯狂追逐成长和趋势的投资界来说,当前的疫情危机以及随后一系列的应对措施提醒我们,万事都不可能一帆风顺。有备则无患。

只有明白了这个道理,你才能体会为什么说现金为王。持币虽然不能提供任何的增长,但有些时候没有现金还真的不行,而在出现危机的时候才想到获取现金就为时已晚了。投资者要有先见之明,同时时刻不忘留子弹和余粮。

最后,一家公司的增长轨迹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忽视它的资产负债表。收入、盈利和每股收益指标获得了市场过多的关注,但这仅仅只是投资研究的一小部分。不顾现金余额和负债盲目增长的公司应予以规避。等到事情已然发生,商业和投资界切身感受到并将长期承受这一痛苦之后,我们才开始认真对待巴菲特的这一忠告,这实在是悲哀。

宏观 投资 投资者 新型冠状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