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的空头们纷纷缴械投降,这是什么信号?

特斯拉
发布于: January 14, 2021

过去一年,特斯拉Tesla Inc(NASDAQ: TSLA)的股价上涨约800%,这让这段期间持有该股的投资者赚疯了。而对于调研该电动车制造商的卖方分析师来说,他们的体验或许只能用愈发煎熬来形容了。

上周,多位知名分析师修正了他们相对悲观的预测,但即便如此,这些分析师给出的平均目标价相比特斯拉目前的股价仍低将近50%。在调研该股的分析师当中,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推荐买入,并且这一比例过去几年并没有多大的变动。相比之下,几乎所有调研亚马逊Amazon.com(NASDAQ: AMZN)的分析师给出的都是“买入”评级。

但让人担心的是,如果券商们一致更加看多,这只股票的风险将变得完全不受财务基本面的约束,让投机性期权交易和动量策略驱动下形成的泡沫变得更大。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去年就警告称,公司股价可能过高,我们不要忘了,这还是去年,当时该股的股价才多少?

投资者买股票,经纪商从中获利,这一内在逻辑决定华尔街分析师天然就是看多股市的。此外,分析师还非常忌惮于对上市公司太过苛责,生怕自己遭到这些公司管理层的排斥,甚至连累自己的公司无法参与债权和股权的融资。

拿特斯拉举例。一直以来,卖方都非常卖力地看空该公司,但不想惨遭特斯拉股价走势的狠狠打脸。投资者如果听从了他们的建议没有买入这只股票,错失的就是一次难得一遇的暴富机会。仅仅在过去一周,特斯拉的市值就增长了超过1500亿美元,如果再算上股票期权可能增加的股票数量,该股总市值将超过1万亿美元。

RB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师Joseph Spak上周表示:“就特斯拉这只股票,我们完全看走眼了,没有任何的美饰可以掩盖这一判断失误。”Evercore ISI的分析师Chris McNally也坦承,过去一年来他一直站在了明显错误的一方,并且将他的目标价提高至几乎原来三倍的650美元。本周一,瑞信集团分析师Dan Levy也将他的目标价翻倍至800美元。特斯拉股价上周五收于880美元。

对于特斯拉的支持者来说,这些认错将被视为一种观点的确证。这种观点认为,汽车行业的分析师从来都没有看懂该公司。特斯拉的野心并不止于建造汽车,而是覆盖了太阳能和储能等诸多领域,但调研该股的分析师多数都是汽车行业的专家。

马斯克一直鼓励他的追随者别去管华尔街说什么,甚至在财报电话会议期间因为“无聊愚蠢”的问题而怒斥这些金融行业的提问者。他曾在去年表示:“我真心以为很多散户事实上要比很多大型机构投资者和分析师更有深知灼见。”我们干嘛要花大价格去买大投行的建议,Reddit难道不香吗?

特斯拉的前景最近也出现了改善:制造困境已经缓解,资产负债表更加稳健,并且几个季度都实现了盈利。此外,拜登赢得美国大选意味着电动车的政策环境也将更加有利。不过,所有这一切都不足以支撑特斯拉目前27倍的远期市销率(2020年的预期收入)。相比之下,特斯拉的主要竞争对手大众汽车的市销率仅有0.3。

现实压力之下,Spak放弃了自己看空的立场,但略显尴尬的解释却很能说明问题。他是这么说的,他最大的失误是低估了特斯拉“抓住股价上涨的机会低成本融资并为产能开支和增长提供资金”的能力。

换句话说,他没能预测到特斯拉的股价能够涨到这么高,以至于可以在无需稀释现有投资者太多股权的情况下随意印钞随意花。2020年,该公司通过发行股票筹集了大约120亿美元的资金。

股市有时候真的很神奇。一只股票有能力通过发行更多的股票筹集现金,这成为了买入该股的一个重要理由。当然了,我们不能否认的是,相比大众及其他不得不通过卖车积累投资资金的传统车企,有能力通过增发股票融资确实是一大优势。而且,这么干的不只是特斯拉一家公司。中国汽车制造商蔚来NIO(NYSE: NIO)以及一大批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支持下的新进入者哪个不是利用投资者的热情在廉价融资。

分析师更加看好特斯拉的理由很多都是类似无人驾驶打车,第三方传动系统销售,能源以及保险这样的业务,但这些业务要么规模很小,要么根本还不存在。将特斯拉称为“天选之子”的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dam Jonas表示,可以把特斯拉看做是一只ESG或气候变化创新ETF。

所幸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热衷于赶时髦,有些分析师仍坚守自己更加传统和谨慎的观点。摩根大通的分析师Ryan Brinkman最近表示,归根结底,投资的价值最终还是取决于这些公司未来现金流的折现值。Brinkman 105美元的目标价相比特斯拉的目前股价低了超过85%。

巴克莱分析师Brian Johnson给出的是230美元的目标价,依据包括执行风险以及特斯拉将遭遇来自其他汽车制造商的竞争。他警告说,特斯拉股价的飙涨让他想起了互联网泡沫,尽管这让他看上去像是个食古不化的老顽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错的。

事实上,投资组合管理人并不在意分析师给一只股票的目标价。顶级分析师并不总是最好的选股人,他们的价值在于分析的质量和原创性。

因此,我希望Brinkman和Johnson能够抗住外界的压力,不因新的范式的出现而妥协,毕竟一个市场只有存在多元的观点才能更加健康。如果卖方缴械投降,提供一个特斯拉股价大涨的事后辩护,那么这只电动车股票的风险就真的彻底失控了。到最后,遭殃的还是散户。

上市公司 投资 投资者 电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