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Robinhood”崩盘,散户正逃离市场

Robinhood IPO
发布于: 1月 28, 2022
编辑: Wendy Zhang

又一家曾备受瞩目的硅谷新秀科技公司崩了。

美国“散户大本营”Robinhood(NASDAQ:HOOD)公布了令市场失望的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公司第四季度营收为3.63亿美元,同比增长14%,但低于预期值3.709亿美元。净利润为负4.23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302.8万美元。每股净亏损为0.49美元,市场预期为0.34美元,去年同期为盈利0.02美元。

财报发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公司股价大幅下跌14%。

事实上,Robinhood自上市第2周股市达到历史高点后,基本一路阴跌,连反弹都不多见,上市刚满6个月后的今天,股价只不过巅峰时期的1/8,以及IPO发行价的1/4。

带着让普通人都能炒股的雄心,Robinhood凭借零佣金的模式和简单便捷的在线交易,试图颠覆华尔街一众老牌券商多年的交易制度,短短几年间,就从一家互联网小券商进阶成了月活2000万的知名交易平台。

去年1月份那场散户大战华尔街的史诗级闹剧中,Robinhood与线上社交论坛WSB担当了两大最为关键的角色,平台的市场影响力再次得到提升。

不曾想,公司最新发布的第4季度平台月活跃用户从第3季度的1890万降至1730万,环比下跌8.5%,更低于华尔街此前的预期月活数为1980万。以此也可窥豹一斑,2021年美国蜂拥入市的散户们正在离开市场。

商业模式存在无法破解的悖论

尽管Robinhood公司一开始就带着要颠覆传统券商盈利模式的任务而生,但并没有找到更为“高级”的盈利模式。

公司最主要的商业模式是订单流支付(PFOF),也就是说将客户的订单信息打包给上游做市商,然后通过做市商返点的形式来赚钱,整个过程其实赚的是信息差和时间差。

更通俗点来说,投资者在Robinhood平台上下的交易指令并不是直接发送到纽交所、纳斯达克交易所执行,而是由Robinhood打包发送给高频交易做市商。由于股票市场是实时波动的,这些做市商可以通过算法和时间差赚取了差价(bid-ask spread),并在暗池中成交。

在这个模式中,做市商并不总是给投资者提供股票的最佳价格,而是利用时间差赚取一定的价差,虽然这个价差非常小,但用户量越大、交易越是频繁,积累所产生的利润就比较可观。

这种盈利模式注定了Robinhood除了要不断发展新客户,更要鼓励客户不断进行交易,这样自己才能赚取更多利润。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Gary Gensler就这样提醒投资者,“我想对你们所有人说,在你们投资的时候,要小心这些应用程序,它们正试图让你更频繁地进行交易,这就是它们的动机。统计数据表明,投资原本是一件好事,但频繁交易往往不是。”

从这个角度来说,Robinhood给客户的“免费服务”可能是更为昂贵的,它并没有真正变革传统券商的交易体系。不过要说带来的最大的变化,可能就是把大量的年轻人吸引进了这一市场。

事实上,自2021年7月底上市之后,Robinhood的营收增长一直不尽如人意,公司可能意识到在传统股票期权交易上存在的增长障碍,开始在全新的加密货币领域拓展。不过高度投机性的加密货币交易市场同样面临着快速下跌的态势,使得Robinhood公司营收变得更为难看。

在最新发布的财报中,公司对下一季度做出了较为悲观的预计,2022年第一季度营收将少于3.40亿美元,而市场此前的预期为4.470亿美元。

公司同时坚定地表示,未来将在平台上添加更多的加密货币。早前,公司也曾提到将涉足加密钱包业务,期望能够成为公司业绩的新增长点。这意味着,将诸多年轻散户带入股票期权交易市场的互联网券商Robinhood已经意识到最初商业模式存在的问题,开始改变战略布局。

不过,在加密货币市场虽然还没有形成老牌势力,但依然面临着政府监管、市场本身的不成熟,以及很多先行者的竞争,Robinhood能否抢占一席之地仍有诸多不确定性。

寰球同此凉热,最受伤的总是散户

Robinhood最新财报透露出的散户大逃亡确实正在进行中。根据彭博行业研究,散户的市场参与度已从2021年1季度创下的24%的历史高位降至18%左右。这一信息让人不得不感慨,投机市场的故事总在不断重复,没有什么新鲜事儿。

站在当前的市场回首,早在2021年中期,机构看空的报告就不断发布。2021年7月下旬,高盛发出明确的市场警告,表示美股正进入今年最糟糕的季节性周期,投资者应准备好迎接8月份的股市回调。

结果8月份股市持续上涨,高盛惨遭市场“打脸”后,甩锅给散户,“散户的涌入或许是2021年迄今最重要的股市动态”。按高盛计算,散户占到第二季个股和ETF期权合约交易的55%。散户交易成为主导。

机构出散户进的态势到2021年年底达到高潮,据高盛大宗经纪业务的最新数据,2021年12月市场大跌之后,对冲基金大举避险,净杠杆降至一年低点。美国银行的类似分析也证实了当时机构投资者去杠杆化的趋势。

整体而言,2021年底,对冲基金正以惊人的速度获利了结,一方面是想在美股大盘年内累涨20%的形势下锁定收益,同时在美联储鹰派转向、加息可能快于预期时急忙对资产重新定价。

而同期“抄底”的主力军是散户,与正押注“美股大跌才刚刚开始”的华尔街专业投资者形成了鲜明对比。

而今来看,只能唏嘘,原来寰球同此凉热,高位站岗的永远是散户,互联网时代也毫不例外。

投资 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