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金属和矿业的再平衡之年

美国金属ETF
发布于: 1月 26, 2022

伍德麦肯兹表示,如果说2021年是金属和矿业(M&M)商品的反弹之年,那么2022年将是再平衡之年。伍德麦肯兹的金属和矿业副主席Julian Kettle表示,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大宗商品价格将从2021年的超高水平回落,但这一预测也存在大量的风险。

大量证据显示今年的需求增速将放缓。政策刺激力度或将减弱,同时财政和货币政策将收紧。2022年将是供应链修复并开始更好地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一年。

不过,这一预判的不确定性很大。封锁在多数地区已经不得人心,因此新病毒变种带来的需求风险可能减弱,而供给和物流的风险在上升。刺激政策也有可能被延长,原因是相比通胀风险,政府和央行更加担心经济的增长。中国的经济和减排两难困境将成为金属和矿业市场的关键。

供给:尽管供给受限盈利飙升,但投资依然不振

供给不足和物流受限将依然是2022年金属和矿业市场的一大特征。欧洲和中国的能源危机都没有解决,这直接影响到了煤炭价格,进而推高所有产品,尤其是能源需求量很大的基本金属的投入成本。物流瓶颈,集装箱和货船短缺,加上一些无益的贸易政策,这些也将维持地区价差并扭曲产品溢价。

副总裁Robin Griffin表示:“供给将改善,但即使金属和矿业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再次变好,我们预计今年投资也不会出现明显飙升。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2021年创纪录的盈利将用于何处?我们知道的是,未来能源多元化的趋势将继续,但多元化矿商向内生性增长配置的资金却少得可怜。”

脱碳:压力的上升将驱动低成本减排的快速崛起

COP26气候峰会还历历在目,COP27已经即将到来,矿商可以预见的是,它们面临的减排压力将越来越大。投资者愈发重视资产的ESG指标,因此今年关于全面的净零计划,以及更详细的信息披露的呼声将更强烈。

Kettle表示:“矿商和消费者将聚焦最具经济性的脱碳选项,因此今年预计将出现大量新的可再生能源购电协议以及自发自用的太阳能发电和储能工厂。此外,矿山运输也将吸引极大的关注,小松开发的930E型氢燃料电池托运卡车在英美资源Mogalakwena铂金矿的试用值得关注。不过,电池、天然气、生物和绿色柴油运输也将获得更多的发展动力。”

城市采矿——资源回收和废物利用——会是消费者首先想到的铁市场上的低成本脱碳选项,同时也有可能成为其他地区供给短缺的解决方案。预计新兴的电池回收领域动静不小。

成本:通胀加快利润率下滑

成本通胀是2021年的全球现象,这一趋势将延续至第二年并继续影响多数矿商以及冶炼商。伍德麦肯兹的2022年矿山预测包括成本小幅上升但风险是上涨,同时劳动力、燃料以及电力成本由于供给紧张将继续处于高位。

在封锁、疾病以及工人出行限制等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矿山劳动力成本上升的趋势将尤为明显。吸引和保留技术矿工非常困难,尤其是在煤炭市场,以及来自电池原材料或基本金属矿商竞争非常激烈的领域。

成本的上升叠加收入的下降将加快2022年利润率的下滑。年均利润率将维持在接近2021年高点的水平,但到了年底,当前多数大宗商品创纪录的利润将跌破疫情前的水平。

中国:大宗商品市场的福音和诅咒

中国一如既往将主导金属和矿业大宗商品的市场结果。有关地缘政治的决策,污染控制以及能源消耗将尤为重要。

Griffin表示:“当前的澳大利亚煤炭进口禁令今年取消的可能性极低,而全球双边关系的重大改善可能只是奢望。中国能源商品的价格将继续高于必要水平,这意味着金属和矿业产品的生产者和消费者将受此影响。”

中国的脱碳和治污目标将驱动不确定性和波动性。为了实现减排目标,中国从速关停高耗能行业已经成为了双控政策下的办事方式。2021年的关停对于钢铁原材料以及合金需求是一个打击,但辅助性的污染控制也大幅削减了产出并抵消了需求的流失。

与此同时,基本金属市场的高耗能冶金产能急速暴跌,引发全球供给短缺。预计2022年会有更多的干预。

宏观 工业金属 投资 投资者 矿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