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福岛核事件后,铀矿投资热潮再度兴起

铀矿投资热
发布于: 5月 20, 2022
编辑: Caroline Kong

对核能的新需求以及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黄饼价格飞涨的刺激下,全球各地的铀矿商正竞相恢复十多年前福岛核泄露后停产搁置的项目。

4月份,现货铀价格从去年的每磅28美元的低点翻了一番多,涨到64美元,使得2011年因地震和海啸使日本福岛核电站瘫痪后搁置的项目重获生机。

加拿大Cameco公司首席执行官Tim Gitzel在5月5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这个行业现在发展非常迅速,我们看到各个国家和公司飞速将资本转向核电,这是我在这个行业的四十多年来没有见过的。”福岛核事件后,Cameco的四个铀矿项目被搁置。

事实上,铀价的这一波上涨始于2021年中期,因为多个寻求限制气候变化的国家表示,要重新使用核电作为无碳能源的来源。对安全能源供应的追求增加了潜在的需求。

今年1月份,哈萨克斯坦发生的动乱使全球45%的初级铀产量受到影响,而当俄罗斯2月24日入侵乌克兰时,进一步推动了价格的上涨,最终导致了50%的价格反弹。数据显示,俄罗斯占全球浓缩铀供应量的35%。

尽管铀价在4月达到峰值后有所回落,但Sprott资产管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John Ciampaglia告诉路透社,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极大地改变了全球能源市场。而现阶段的主题是关于能源安全、能源独立和试图摆脱源自俄罗斯的能源供应链。

据世界核协会称,全世界目前大约有440座核电站,每年需要大约1.8亿磅铀。而铀矿的产量约为1.3亿磅,即使Cameco和哈萨克斯坦的Kazatomprom等主要生产商的闲置产能重新上线,矿业高管预测供应赤字也将继续扩大。

过去,供应缺口通常由储存的材料来填补,其中大部分来自俄罗斯。现在,各大矿业公司正积极为停产的铀矿进行可行性研究并努力恢复运营。

在澳大利亚,铀生产商,包括Paladin Energy Ltd.,该公司旨在重新启动其在纳米比亚的Langer Heinrich铀矿,该矿已在过去六个月中通过出售股票筹集了近4亿澳元(2.8208亿美元),以资助勘探和恢复矿山。

中国政府计划在2020年至2035年期间建造150个新的反应堆,日本和韩国也在不遗余力地提高核能力。

在欧洲,英国承诺每年建造一座新的核电站,而法国则计划建造14座新的反应堆,欧盟已提议将核电站算作绿色投资。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然而,交付新的反应堆并非易事,因为大流行病之后的供应链问题和乌克兰战争的额外干扰可能会加剧反复延误和成本超支,使铀的需求更加难以预测。

一些矿业高管指出,鉴于供应安全的问题如此突出,现在高成本已经不是矿业公司最关注的了。Sprott的Ciampaglia表示,从长远来看,铀价甚至可能达到每磅100美元。铀价曾在2007年达到过每磅140美元左右的峰值。今年的反弹使铀价回到了2011年的水平。

与此同时,铀开采领域的风险依然存在。行业巨头重新启动闲置产能可能会对小型企业造成一定程度的打击,而一些地区来自环保人士的反对声音依然存在。

投资 清洁能源 矿业 能源金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