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制药巨头股票未来是冷是热?就看GLP-1

制药巨头辉瑞制药Pfizer(NYSE:PFE)
发布于: 5 月 25, 2023

华尔街可能忽视了辉瑞GLP-1在研药物资产的潜力

过去12个月,制药巨头辉瑞制药Pfizer(NYSE:PFE)被市场冷落,股价大跌28.8%,原因是新冠药物Comirnaty和Paxlovid销售额的预期下降。不过,投资者可能忽视了该公司口服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受体激动剂danuglipron和lotiglipron的潜力。

2023年以来,类似人工智能(AI)、基因编辑和减重治疗等新技术引爆市场,带动诸如礼来Eli Lilly and Co(NYSE:LLY)、CRISPR Therapeutics AG(NASDAQ:CRSP)、微软Microsoft(NASDAQ:MSFT)和英伟达NVIDIA(NASDAQ:NVDA)等股票价格大涨。

辉瑞可能也将很快加入这个阵营。理由如下。

一个被忽视的在研药物资产

过去几年,辉瑞虽然砸了700亿美元资金,但并没有在华尔街溅起多少水花。说一个数据你就明白了,该制药商股票目前的动态盈利收益率(每股收益/股价)高达9.2%,相比大型制药商股票平均水平的7%明显被低估,而无风险资产美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为3.73%。

简单来说,辉瑞的深度价值主张市场并不买账。不过,该公司的临床资产,口服GLP-1受体激动剂danuglipron和lotiglipron有可能很快改变这一现状。Danuglipron用于二型糖尿病血糖控制和减重的中期试验结果非常积极,待lotiglipron的中期试验数据发布后,该制药巨头将决定哪一款候选产品推进到三期试验。

GLP-1为什么这么重要?礼来和诺和诺德Novo Nordisk(NYSE:NVO)的股票已经走出持续数年的牛市,这主要归功于它们的GLP-1药物tirzepatide和semaglutide。这两种开创性药物的年销售额预计最终将逼近1000亿美元。辉瑞虽然姗姗来迟,但一旦它的GLP-1药物成功上市,将对tirzepatide和semaglutide构成重大的竞争威胁。

辉瑞股价的上涨潜力

danuglipron的中期试验数据一经发布,金融服务公司Cantor Fitzgerald维持辉瑞股票75美元的目标价,较该股目前市价高出94%。

但是,其他多数调研公司并没有这么乐观,依据通常都是他们需要看到这些GLP-1候选产品的三期数据才能调整该股目标价。这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中期数据经常跟后期试验结果不一致。即使辉瑞的GLP-1产品成功上市,到时候tirzepatide和semaglutide也有可能已经牢牢把控住了市场。

投资者也无需悲观。如果辉瑞能够开发出临床上更优的GLP-1药物,danuglipron或lotiglipron的后期试验数据到2025年出炉,候选产品2026年上市销售,这有可能成为该公司有史以来最畅销的药品之一。如果是这样的话,Cantor Fitzgerald的目标价放在3年这个预测期内也不算离谱。

医药 基因科学 生命科学 生物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