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不稀,名副其实的战略资源,产出格局正悄然演变

Rare Earth
发布于: February 16, 2020
编辑: Wendy Zhang

资本随趋势流动,没有国界,无关道德,但最终会实现最高效最合理的资源配置。

从早前旷日持久的中美贸易争端,到眼下全球焦心关注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让大家意识到优势理论架构下的自由贸易存在诸多不可控风险。

对于战略资源的出产,不能过于集中,因此,作为高科技与军工产业必备的稀土,生产格局正在悄然变化,投资者应该关注这种趋势。

从手机到战斗机,科技行业离不开

稀土不是土,是镧、铈、镨等17种化学元素的总称,这些元素经常形成伴生矿床,化学性质相似,因此一般也把稀土理解为稀有金属矿。

稀土是高科技消费电子用品和军工制品必不可少的原材料。

日常生活中,手机、电动汽车、精密陶瓷、计算机、DVD播放器、风力涡轮机、汽车和炼油厂使用的催化剂、监视器、电视、照明、激光、光纤、超导体、玻璃等的生产,均离不开稀土元素。

部分稀土矿物在军事设备中不可或缺,诸如喷射发动机、导弹制导系统、反导弹防御系统、人造卫星以及激光等。

可以说,现代科技制造业绝对不能少了稀土。

事实上,稀土的储量并不“稀少”,但加工成本高昂。因中国本土成本优势,成为稀土的主要供应商。

中国一支独大

中国稀土出口自2013年以来逐年增长,2014至2017年,美国稀土进口有80%来自中国。

相关数据显示,中国提供了全球62%的稀土产量和86%的稀土冶炼分离量,特别是在加工精炼方面,中国的能力是全世界其他国家总和的5倍。

根据研究公司Adamas Intelligence,在把稀土矿加工处理成制造业者所能使用材料的全球产能中,中国至少占了85%。

稀土市场如此一支独大,中国牢牢掌控了稀土元素的价格优势,这使得稀土储量丰富的加拿大迟迟不肯入局。过去十年来,加拿大稀土行业从一百多家勘探公司锐减到寥寥几家,且主要研究精炼或回收。

但这又进一步提升了中国对稀土市场的控制权,如果中国供应一旦出现问题,肯定会引发全球供应链的混乱。

为了避免这种混乱的发生,在“另外一只手”的指引下,情况正在发生变化。简而言之,美国急切地希望其稀土供应来源多元化,而加拿大近水楼台,自然要抓住这一机遇。

加拿大自然资源部聘请了一家英国公司,为用于生产电动汽车电池、太阳能电池板、风力涡轮机和军事设备等产品的二十几种重要矿产提供下一个10年的市场预测。

众所周知,加拿大拥有庞大的矿业部门,政府期望未来能够成为稀土、及其他新兴产业所需关键矿产和金属的主要供应来源。

加拿大稀土勘探正当时

加拿大拥有大量未探明的稀土储量,且拥有全球近三分之一的最先进的稀土技术。专门研究战略材料的美国科技金属研究公司(Technology Metals Research)跟踪的63个高级稀土项目中,加拿大就占了20个。

而早前因为成本收益方面的问题,缺乏资本注入,加拿大对稀土元素的勘探基本停滞。而今随着美国政府对供应多元化的需求提升,加拿大政府开始大力支持稀土勘探,对先行企业来说是重大利好。

Search MineralsTSXV: SMY)公司控制有拉布拉多地区东南部迅速崛起的关键稀土元素区,获得了省政府与联邦政府的大力支持。目前已经处于高级勘探阶段,发现数个新的稀土矿床。

公司已经接到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政府的通知,将对公司旗下的Foxtrot项目进行环保评估。Search Mineral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Greg Andrews说道:“加拿大环评局和省政府给出的通知对拉布拉多地区东南部Foxtrot稀土元素项目的开发来说是里程碑事件。我们期待准备‘环境影响陈述’,以及与当前及未来股东展开公开透明的合作。指导方针将为启动和调整必要的环境基线研究提出要求。”

对于稀土的开采和提炼来说,环保是最大的成本之一。中国市场也在加大环保力度,因此,稀土产业也面临着升级。

对加拿大的企业来说,多年来严格环保政策下,清洁生产技术领先全球。随着加拿大对稀土产业政策的倾斜,加之中国环保政策的加紧,加拿大的稀土勘采企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值得投资者关注。

 

免责声明:本文中介绍的公司是NAI Interactive Ltd.的客户。本材料仅供参考,并非旨在作为对购买或出售任何证券或金融工具,或进行涉及任何金融工具或交易策略的交易的推荐或要约或游说。

投资 矿业 稀土 能源金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