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贸易时代来临,加拿大稀土产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

metals, rare earth
发布于: February 23, 2020
编辑: Wendy Zhang

老大老二打架,小兄弟受伤的例子并不少见。众所周知的,旷日持久的中美贸易纠纷,夹在中间的加拿大吃足了苦头。

不过,值得加拿大“开心”的是,总算也有从神仙打架中获利的时候。

加拿大和美国2020年1月9日宣布,两国已制定《加美关键矿产合作联合行动计划》,目标是保障两国制造业、通信技术、航天国防以及清洁技术所需关键矿产的供应链安全,维护双方的共同利益。(加拿大和美国签署关键矿产合作协议,保障稀土供应

去年6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就表示要制定美加关键矿产合作计划,这次算是计划落地了。

而这关键矿产其中就包括美国对中国依赖最深的稀土。

根据美国政府的数据,过去10年全球稀土供应中超过90%都来自中国。2018年美国对稀土的进口依赖度为100%,其中从中国进口的份额占到80%之高。美国的钪需求100%依赖进口,而钇的进口量占其国内消费量的超过95%。(中美签署第一阶段协议,中国将从美国进口稀土?

自由贸易下,产业优势是如何形成的?

据美国美林银行的市场报告显示,中国虽然只拥有世界36%的稀土储量,但稀土金属出口量却占全球70%,处于绝对主导地位。中国官方统计数据显示,过去5年, 中国稀土氧化物出口近乎翻倍。

在稀土加工和处理方面,中国的优势地位就更加明显了。2018年,将近90%的稀土氧化物都在中国加工处理。

事实上,上个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美国一直是全球最大的稀土产出国,谁知,到了上世纪90年代,美国的稀土开采企业纷纷倒闭,逐步停止了对本国稀土的开采。随后稀土的主要产量国变成中国。

稀土产业链包括上游的稀土开采、中游的稀土加工、以及下游的稀土应用,中国不仅拥有完整的产业链,而且几乎在每个环节,都占据着绝对优势。

中国在稀土产业如此强的优势是如何形成的呢?当然,储量是天然优势,但加拿大的稀土储量也不逊于中国,但至今为止尚为出产稀土。

基于自由国际贸易的优势理论,各国之间存在自然禀赋与后天生产条件的不同,因此在商品生产上存在劳动生产率和生产成本的差异,而这种差异来源于自然禀赋和后天的生产条件。

在国际分工中,每个国家生产自己具有优势的产品,并用其中一部分交换其具有劣势的产品,使每个国家都获得最大利益。

再回到稀土产业,可知稀土元素不易形成大规模矿区,必须大量挖掘后再过滤,往往损失大量土方并造成巨大飞尘污染。

上世纪90年代,中国在发展的初级阶段,人力成本与环保成本都相当低;而美国作为发达国家,开采生产的成本肯定会非常高。因此,中国具有绝对的价格优势,成为重点发展的产业。

随着中国稀土在市场上占据了主导地位,势必成为价格的制定者,其他国家在这种情况下,无法吸引投资者进入产业,因而中国的产业优势又会进一步加强。

可以说,在自由贸易的条件下,其他国家发展稀土产业几乎死路一条。这也是加拿大的稀土矿一直深埋在地下的原因。

目前,加拿大占全球已知稀土储量的约40%至50%。早在2014年,加拿大政府就将稀土业视为国家经济发展的“关键”产业。加拿大采矿公司、联邦政府、研究机构及其他伙伴联合成立了加拿大稀土网络(Canadian Rare Earth Elements Network ,CREEN),GREEN也向联邦政府申请了2014年稀土研究专项资金和开发基金。

然而,事实并不如意,截至2019年底,加拿大仍然不出产稀土。当然这并不完全怪加拿大,在自由贸易体系下,在这一产业上是不可能与中国竞争的。

政府何时会出手干预?

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中美之间对立加剧之下,全球进入保护贸易时代。在这种状况下,美国对中国的稀土如此依赖,将成为这第一大国经济的风险敞口。

稀土有着“工业维生素”的美称。在军事、冶金、石油化工、玻璃陶瓷、新材料……诸多领域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可以说,稀土现在是各国发展高新技术和国防尖端技术不可缺少的战略物资。

美国必须发展自己盟国的稀土产业,建立除中国之外的稀土供应链。而今从中国开始蔓延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发展,更加强化了这一需求。

在自由贸易体系下,各国可以按照产业优势全球内寻找供应商,以达到经济效率最高。

今年以来,中国因为抗“疫”封城停工,整个经济生产链条进入半停摆的状态。作为全球生产大国,中国的停摆已经给世界造成重大影响。这会刺激不少国家在中国之外寻找优势次级的供货商,而且在未来形成趋势,以应对新冠病毒疫情这种突发的系统性风险。

对美国来说,多种因素之下,建立一个新的不依赖中国的稀土供应链极为重要,而加拿大作为美国的邻国和多年以来的盟友,自然成为重要的扶持对象。

虽然迄今为止,加拿大在稀土产业链的发展上还极为弱小,2014年国家定下的稀土战略与目标今天看来有点好笑。但是,早前所有的努力都成为进一步发展的积累,加拿大目前拥有全球近1/3的最先进的稀土技术。专门研究战略材料的美国科技金属研究公司跟踪的63个高级稀土项目中,加拿大就占了20个。

尽管英国稀土研究公司罗斯基尔的专家认为,要赶上在生产能力和稀土磁体等多方面拥有优势的中国是个漫长过程,可能需要20年到30年。但对投资者来说,无需全面赶超,只要开始占有一定的份额,就有机会,早期布局企业值得关注。

加拿大资源部网站介绍了6个重稀土含量超过20%、2020年后可供开采的稀土矿,其中包括纽芬兰和拉布拉多地区的福克斯特洛特矿(Foxtrot, Search Minerals),重稀土含量21%,预计年精炼1万吨。

Search MineralsTSX.V:SMY)公司在这一区域控制有迅速崛起的关键稀土元素区,获得了省政府与联邦政府的大力支持。目前已经处于高级勘探阶段,发现数个新的稀土矿床,有望近期实现开采。

 

免责声明:本文中介绍的公司是NAI Interactive Ltd.的客户。本材料仅供参考,并非旨在作为对购买或出售任何证券或金融工具,或进行涉及任何金融工具或交易策略的交易的推荐或要约或游说。

上市公司 矿业 稀土 能源金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