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民族主义的兴起以及对稀土矿物的意义

资源民族主义与稀土
发布于: March 4, 2020
编辑: Caroline Kong

众所周知,柏林墙的倒塌带来了一个一体化的世界市场,商品和服务可以自由地跨越国界而不受意识形态的干涉,一个国家的农产品、矿产、人造的珍宝可以向任何国家任何愿意买单的人出售,包括石油、黄金、钻石、大豆、棕榈油、小麦、电脑、软件以及地球上无数的其他产品的人类智慧的结晶。

但理想与现实之间总是有差距,因为并不是每个国家都完全接受这种几乎没有摩擦的国际资本主义秩序的理念,以及遵守被世界各国所创建的全球性组织善意监督的意愿。

作为全球稀土元素市场的主导者,中国不仅生产了全球80%的稀土矿物,而且控制着全球85%的稀土加工产能。第二个数字还意味着某些在中国以外开采的稀土也要送到中国去加工。

中国近来开始着手对稀土行业进行重组,对国内的稀土资源有了更好的管控。从去年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来自中国的稀土供应出现小规模中断,或者中国释放出越来越多的稀土矿物将首先为自己所用的信号,对全球稀土行业都会带来重大影响。中国每一次打出稀土牌,稀土价格便一飞冲天。

事实上,稀土也并不是受到资源民族主义影响的唯一一个大宗商品。拿棕榈油来说,全球大约90%的棕榈油是由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这两个国家生产的。在印度入侵克什米尔问题上,马来西亚和印度政府之间的争吵导致从马来西亚进口棕榈油被禁止。所以说,资源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但最终的结果是,在印度的进口禁令之后,中国增加了棕榈油的进口,以此弥补因贸易摩擦而失去的从美国进口的大豆(另一种油料作物)。棕榈油价格一路上涨。

印尼还控制着另一个大宗商品——镍市场的一大部分。去年,印尼禁止镍矿石出口并计划发展本国精炼镍行业的决定对全球镍价造成了严重冲击。

资源民族主义对于全世界的资源乐观主义者来说可谓是一剂毒药。如果我们需要的所有东西都有充足的供应,即便不能,也能轻易地找到产能相当的替代品,那资源民族主义就没有生存的土壤。但是现实是,稀土元素很难找到替代品。就连常见的金属镍也很难在短期内找到替代品。

试想一下,所有依赖稀土的平板显示器、手机、工业磁体、风力涡轮机、电脑和其他电子设备,最终都有可能在没有原材料的情况下被重新设计。但这种重新设计的成本和所需的材料可能会让许多如今无处不在的设备成为许多人负担不起的东西。

正是由于资源分配的不均衡才使得资源民族主义成为可能。但全球社会消费几乎所有东西的速度可能使资源民族主义在未来成为更普遍的现象。

美国地质调查局通报,1994年全球的稀土产量大概是64,500公吨,一直到2017年,这个数字才增加了一倍多,达到132,000公吨。但是随着需求不断上升,2018年和2019年的产量分别达到190,000公吨和210,000公吨。

事实上,除了稀土,我们对许多关键资源的消费也在以类似的速度加速,但这种增长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这让我想起了经济学家赫伯特·斯坦(Herbert Stein)的一句名言:如果一个事情无法永久进行,迟早会停下来的。

这对矿业投资者意味着什么?

不言而喻,对于那些能够提供有助于打破资源民族主义的矿产公司,投资者应该会很感兴趣。

不妨看一下这家公司:Search Minerals Inc.。该公司拥有坚实的管理团队,在加拿大关键稀土元素区拥有交通便利、临近潮汐的优质稀土矿床(FOXTROT项目)。该矿床蕴藏的镝、钕、镨、铽等稀土元素具有经济上可行的品位,而且全部都是供不应求、在快速增长的永磁市场和/或绿色经济技术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关键矿产。

该公司获得了加拿大联邦政府以及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政府的大力支持,公司的自有冶金工艺获得了联邦和省政府的财政支持。

免责声明:本文介绍的公司是NAI Interactive Ltd. 的客户。本资料只供参考之用,并不以任何方式约束NAI Interactive Ltd.,也不作为购买或出售任何证券或金融工具的建议、要约或招揽,或参与涉及任何金融工具或交易策略的交易。

投资 矿业 稀土 能源金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