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的空頭們紛紛繳械投降,這是什麽信號?

特斯拉
發佈于: January 14, 2021

過去一年,特斯拉Tesla Inc(NASDAQ: TSLA)的股價上漲約800%,這讓這段期間持有該股的投資者賺瘋了。而對于調研該電動車製造商的賣方分析師來說,他們的體驗或許只能用愈發煎熬來形容了。

上周,多位知名分析師修正了他們相對悲觀的預測,但即便如此,這些分析師給出的平均目標價相比特斯拉目前的股價仍低將近50%。在調研該股的分析師當中,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推薦買入,幷且這一比例過去幾年幷沒有多大的變動。相比之下,幾乎所有調研亞馬遜Amazon.com(NASDAQ: AMZN)的分析師給出的都是“買入”評級。

但讓人擔心的是,如果券商們一致更加看多,這只股票的風險將變得完全不受財務基本面的約束,讓投機性期權交易和動量策略驅動下形成的泡沫變得更大。特斯拉的首席執行官馬斯克去年就警告稱,公司股價可能過高,我們不要忘了,這還是去年,當時該股的股價才多少?

投資者買股票,經紀商從中獲利,這一內在邏輯决定華爾街分析師天然就是看多股市的。此外,分析師還非常忌憚于對上市公司太過苛責,生怕自己遭到這些公司管理層的排斥,甚至連累自己的公司無法參與債權和股權的融資。

拿特斯拉舉例。一直以來,賣方都非常賣力地看空該公司,但不想慘遭特斯拉股價走勢的狠狠打臉。投資者如果聽從了他們的建議沒有買入這只股票,錯失的就是一次難得一遇的暴富機會。僅僅在過去一周,特斯拉的市值就增長了超過1500億美元,如果再算上股票期權可能增加的股票數量,該股總市值將超過1萬億美元。

RB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師Joseph Spak上周表示:“就特斯拉這只股票,我們完全看走眼了,沒有任何的美飾可以掩蓋這一判斷失誤。”Evercore ISI的分析師Chris McNally也坦承,過去一年來他一直站在了明顯錯誤的一方,幷且將他的目標價提高至幾乎原來三倍的650美元。本周一,瑞信集團分析師Dan Levy也將他的目標價翻倍至800美元。特斯拉股價上周五收于880美元。

對于特斯拉的支持者來說,這些認錯將被視爲一種觀點的確證。這種觀點認爲,汽車行業的分析師從來都沒有看懂該公司。特斯拉的野心幷不止于建造汽車,而是覆蓋了太陽能和儲能等諸多領域,但調研該股的分析師多數都是汽車行業的專家。

馬斯克一直鼓勵他的追隨者別去管華爾街說什麽,甚至在財報電話會議期間因爲“無聊愚蠢”的問題而怒斥這些金融行業的提問者。他曾在去年表示:“我真心以爲很多散戶事實上要比很多大型機構投資者和分析師更有深知灼見。”我們幹嘛要花大價格去買大投行的建議,Reddit難道不香嗎?

特斯拉的前景最近也出現了改善:製造困境已經緩解,資産負債表更加穩健,幷且幾個季度都實現了盈利。此外,拜登贏得美國大選意味著電動車的政策環境也將更加有利。不過,所有這一切都不足以支撑特斯拉目前27倍的遠期市銷率(2020年的預期收入)。相比之下,特斯拉的主要競爭對手大衆汽車的市銷率僅有0.3。

現實壓力之下,Spak放弃了自己看空的立場,但略顯尷尬的解釋却很能說明問題。他是這麽說的,他最大的失誤是低估了特斯拉“抓住股價上漲的機會低成本融資幷爲産能開支和增長提供資金”的能力。

換句話說,他沒能預測到特斯拉的股價能够漲到這麽高,以至于可以在無需稀釋現有投資者太多股權的情况下隨意印鈔隨意花。2020年,該公司通過發行股票籌集了大約120億美元的資金。

股市有時候真的很神奇。一隻股票有能力通過發行更多的股票籌集現金,這成爲了買入該股的一個重要理由。當然了,我們不能否認的是,相比大衆及其他不得不通過賣車積累投資資金的傳統車企,有能力通過增發股票融資確實是一大優勢。而且,這麽幹的不只是特斯拉一家公司。中國汽車製造商蔚來NIO(NYSE: NIO)以及一大批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支持下的新進入者哪個不是利用投資者的熱情在廉價融資。

分析師更加看好特斯拉的理由很多都是類似無人駕駛打車,第三方傳動系統銷售,能源以及保險這樣的業務,但這些業務要麽規模很小,要麽根本還不存在。將特斯拉稱爲“天選之子”的摩根士丹利分析師Adam Jonas表示,可以把特斯拉看做是一隻ESG或氣候變化創新ETF。

所幸的是,幷不是所有人都熱衷于趕時髦,有些分析師仍堅守自己更加傳統和謹慎的觀點。摩根大通的分析師Ryan Brinkman最近表示,歸根結底,投資的價值最終還是取决于這些公司未來現金流的折現值。Brinkman 105美元的目標價相比特斯拉的目前股價低了超過85%。

巴克萊分析師Brian Johnson給出的是230美元的目標價,依據包括執行風險以及特斯拉將遭遇來自其他汽車製造商的競爭。他警告說,特斯拉股價的飈漲讓他想起了互聯網泡沫,儘管這讓他看上去像是個食古不化的老頑固,但這幷不意味著他就是錯的。

事實上,投資組合管理人幷不在意分析師給一隻股票的目標價。頂級分析師幷不總是最好的選股人,他們的價值在于分析的質量和原創性。

因此,我希望Brinkman和Johnson能够抗住外界的壓力,不因新的範式的出現而妥協,畢竟一個市場只有存在多元的觀點才能更加健康。如果賣方繳械投降,提供一個特斯拉股價大漲的事後辯護,那麽這只電動車股票的風險就真的徹底失控了。到最後,遭殃的還是散戶。

上市公司 投資 投資者 電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