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成被告,華爾街打壓中概股的新套路?

马云
發佈于: 4 月27, 2022
編輯: Wendy Zhang

全球科技股都深陷下跌泥潭的時刻,華爾街傳來一則關於阿里巴巴和馬雲的消息,很有幾分荒誕不經的色彩:4名美股投資人突然升級了對阿里巴巴的訴訟,並將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列為新的起訴對象。

這起訴的理由也是非常奇葩——阿里巴巴(NYSE:BABA)股價暴跌,導致投資利益受損。事實上這4人去年就已向美國聯邦地區法院發起了針對阿里巴巴的集體訴訟,而今再次升級,並把已經退休許久的馬雲列入被告席。

不猜測動機,只預測影響

當下,華爾街以這樣荒誕的理由對一家中國科技公司提起訴訟,加之近段時間美國接二連三對中國科技企業發難,難免讓人猜測其背後的政治壓制色彩。不過,本文不對美國動機做任何猜測,只預測一下可能會對阿里巴巴及整個中概股後市帶來的影響。

受到國內監管政策的加強,以及美國對中概股的打擊等多重影響,加上整個美國科技成長股崩盤式下跌的大背景,中概股經歷了一輪又一輪的史詩級大調整,阿里巴巴自然也是慘遭腰斬有餘,就連此前一直看好阿里巴巴的芒格,也在這個時間點進行了割肉減持。

芒格是在2021年一季度首次建倉買入阿里巴巴股票的,隨後陸續加倉,直到去年四季度再次翻倍增持,阿里巴巴進入Daily Journal (NASDAQ: DJCO)前三大重倉股。有媒體測算,芒格持有阿里巴巴的成本大概為155美元/股。

誰知今年4月11日,Daily Journal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一份文件顯示,一季度其對持有的中國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的投資削減了一半。 2021年底阿里巴巴的收市價為118美元/股,這意味著,芒格在阿里巴巴的虧損幅度超過20%。

更讓人關注的是,阿里巴巴是Daily Journal在今年一季度唯一減持的投資標的,其對美國銀行、富國銀行、美國合眾銀行等持倉保持不變。

芒格的操作顯然表示不看好阿里巴巴的後市,但這與公司和馬雲當前面臨的起訴有關嗎?答案應該否定的。

事實上,美國股東對上市公司提起集體訴訟的案例屢見不鮮。因為美國允許集體訴訟律師通過風險代理的方式收取費用,而證券集體訴訟中,由於涉案金額巨大,往往能為律師帶來巨大的收益,因此律師尋找各種機會提起大規模的訴訟以獲取高額律師費。

而且越是明星企業,被追責起訴的風險越大,特斯拉、Facebook、蘋果等無一漏網。

2018年,特斯拉股東對馬斯克提起集體訴訟,理由是馬斯克的一條推特誤導了市場,致使股價下跌;

2021年,Meta Platforms(Facebook)股東集體起訴公司董事會,理由是紮克伯格為了避免出庭作證,向調查委員會支付了一筆49億美元的和解金,損害了股東利益,要求撤換管理層;

今年,Meta Platforms股東又發起集體訴訟,要紮克伯格為低迷的股價負責,並請他說明為什麼要拋售自己的原始股,是否有套現嫌疑;

同樣是今年,蘋果也遭到股東集體訴訟,原因是懷疑庫克隱瞞了iPhone手機在中國真實的需求,給出了過於樂觀的預計,結果iPhone在華銷售下滑,股價下跌,給股東造成了損失。

這種集體訴訟對阿里巴巴也不是第一次,早在2015年1月,就有美國投資人以“未起到披露義務,作出誤導性陳述”為由對阿里巴巴發起集體訴訟,並將馬雲,蔡崇信等時任高管追加為被告。美國當地法院駁回了原告起訴,認定阿里的信息披露“準確而充分坦誠”、沒有發現阿里巴巴存在任何違法或不當行為。

本次針對阿里的訴訟始於2020年底,儘管現在有所升級,指控內容沒有明顯變化,只是將馬雲增列為起訴對象,直接把矛頭指向企業家個人。

通常來講,這種集體訴訟本身並不會給企業帶來不可承受的損失,公司股票的後市還是取決於市場估值與業績走勢,最重要的在於原有商業增長邏輯是否依然成立。

中國互聯網經濟的十字路口

阿里巴巴當前的狀況可以說是整個中國互聯網經濟的縮影,這批曾代表中國最具活力的新經濟公司,正經歷著從增量市場向存量市場的艱難轉變,超高速增長不再,競爭更為激烈。

更為重要的一點在於,經過十多年的發展,互聯網企業的跑馬圈地對傳統經濟的反噬作用越來越明顯,領導層開始意識到,我們無法依靠互聯網企業去實現經濟結構的調整。因此從輿論到政策層面,開始了對互聯網經濟的野蠻增長進行規範和約束。

不可否認,移動互聯的商業化給中國經濟生活的各個方面都帶來了顛覆式的影響,但互聯網經濟的繁榮最終沒有擺脫“補貼->壟斷->收租”這一商業鏈條。 14億人口和全球第二大消費市場,為其提供了廣闊的底層空間,資本的狂歡使得燒錢補貼獲得壟斷地位成為可能。

而今,這一邏輯因為受到監管部門的密切關注無法繼續,而資本自然會順應潮流不再一擁而上。另外,美國方面通過金融市場對中國科技公司進行打壓,《外國公司問責法案》是始終存在的綜合性風險,難以避免。

危險和機遇從來是一體兩面,在這多重風險之下,投資機遇也正在浮現。

這些已經穩穩佔據市場優勢的大公司儘管過了超高速增長期,但基本面並沒有發生大的改變,熬過了燒錢虧損的時段,過去幾年都保持著較為穩健的業績增長,不斷暴跌的股價使得投資價值進一步凸顯。

眾多券商和投研機構在研報中寫道“基本面良好”“業績增長強勁”“盈利能力穩健”等買入理由,也有一批知名投資人和基金經理們開始拿出真金白銀進行抄底、加倉。

這批公司或許已經不再是新興成長股的代表,但作為業績優異的現金牛企業,在當前點位絕對值得關注。

上市公司 中國 中國新聞 宏觀 投資 消費品及服務 深度分析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