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輪流轉,2023年納指跑贏道指

加州大麻行业终于迎来了减税
發佈于: 12 月1, 2022

今年的美股趨勢終將反轉

美國三大股指當中,納斯達克綜合指數2022年迄今表現最差。主要股指較其52周低點均明顯反彈,但科技股指數納指今年迄今依然下跌27%,同期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和標普500指數的跌幅分別為5%和14%。

這是道指和納指2000年以來收益率差額最大的一年。

進入2022年,科技股高估,諸如軟件等股票的估值奇高。在不確定和波動的市場下,投資者開始湧向藍籌股和股息股抱團取暖。不過明年市場趨勢極有可能反轉,納指將跑贏道指。為什麼會這樣?

新牛市到來,成長股首先反彈

我們無法預知股市何時觸底,但一旦新牛市啟動,首先反彈的幾乎可以肯定是成長股。相比其他類型的股票,成長股的彈性更大,熊市跌得更深,但牛市反彈的力度也最大。

前幾周美國通脹數據發佈後美股的表現就完美地展現了這一特徵。具體來看,10月消費者價格指數(CPI)低於預期,股市暴漲,其中納指當天上漲7.4%,而道指的漲幅僅有3.7%。類似的情形也曾出現了2009年金融危機後的反彈行情中,當時納指也同樣跑贏了道指和標普500指數。

大型科技股被低估

今年迄今,所謂的FAANG股票,另加特斯拉Tesla Inc(NASDAQ:TSLA)和微軟Microsoft(NASDAQ:MSFT)幾乎全軍覆沒。

在這些美國大型科技股當中,蘋果Apple(NASDAQ:AAPL)和微軟的表現最好,但它們也是道指成分股。不過,剩餘的5只股票都不是道指成分股,因此它們對市值加權的納指施加的壓力尤其明顯。比如說Alphabet Inc(NASDAQ:GOOG)(NASDAQ:GOOGL)和亞馬遜Amazon.com(NASDAQ:AMZN)的市值都在$1萬億附近,股價跌幅均超30%。

領跌的美國大型科技股估值因此也大幅縮水。比如說,Alphabet目前的市盈率為20,稍低於標普500指數,但該公司的增長潛力依然可觀。與此同時,亞馬遜的市銷率是8年以來的最低。Meta Platforms, Inc.(NASDAQ:META)也是類似的情況。該股目前市盈率僅有11.2,雖然元宇宙是一個重大的風險點,但公司核心的廣告業務依然產生大量的現金。

投資者可能退出安全的藍籌股

2022年表現最好的道指成分股很多都是安全的藍籌股,比如說可口可樂Coca-Cola(NYSE:KO)、麥當勞McDonald’s(NYSE:MCD)、沃爾瑪Walmart(NYSE:WMT)、聯合健康集團UnitedHealth Group(NYSE:UNH),以及強生Johnson & Johnson(NYSE:JNJ),而所有這些股票今年的收益率都是正的。

但是,在抱團的避險資金的驅動下,很多藍籌股當前的估值水平也不低,比如說麥當勞的市盈率為34.3,可口可樂27.8,沃爾瑪接近50,全都高於Alphabet。

這反映的其實是市場的情緒,而不是投資者相信這些公司的盈利增長長期能夠領先于該科技巨頭。如果經濟衰退的預期被股市消化,投資者極有可能從這些安全的藍籌股退出來,然後把資金重新投向諸如FAANG股票等科技股和成長股。

一旦發生這種情況,納指幾乎可以肯定將跑贏道指。

元宇宙 消費品及服務 科技 電動車